<span id="zxgpa"><output id="zxgpa"><nav id="zxgpa"></nav></output></span>
        1. ?

          楊冪“出手”,葉璇退出,明星組團殺入直播帶貨怎么樣了?

          作者 : 電子商務

          日期 : 2020-08-11 07:56

          年,直播帶貨成為了明星們爭相開辟的第二職場。月日,天貓正式公布了首批明星直播帶貨名單,多位明星集體上淘寶直播,掀起史上最大規模的明星開播潮。月中旬,劉濤、陳赫、汪涵相繼開啟了個人直播帶貨首秀,并分別交出.億、萬、.億的成績單。從早期明星走進直播間為個別品牌推廣宣傳,再到劉濤、汪涵、陳赫等明星宣布長期“下?!?,明星直播帶貨隨著“玩家”增多,進入了一個冷熱不均的新階段。一方面,經紀、影視公司紛紛下場,引入不同玩法,將明星直播帶貨的熱度再度提升;另一方面,葉璇宣布退出、葉一茜、曹穎等人的帶貨數據并不理想,明星直播帶貨出現了不同的“冷”跡象。經紀、影視公司相繼入局明星直播帶貨繼續升溫月日,演員高偉光在淘寶進行了自己的帶貨首秀。本次直播共持續了個小時,經驗不足的高偉光明顯對時長沒有心理準備,臨近直播尾聲時一度小聲表示,“這個直播要這么長的啊”。與此前單個明星直播不同,這次高偉光背后的經紀公司嘉行也成為了重要角色。本場直播不僅被命名為嘉行首檔“直播綜藝”《深夜嘉年華》,且旗下藝人張云龍、代斯、張淞也同屏出現。?隨著入局的明星越來越多,大眾對于明星直播帶貨已然進入了一個關注度疲軟的階段。但楊冪持股的經紀公司嘉行一次性向直播間“空投”位明星的做法,還是頗有成效。知瓜數據顯示,該場直播累計觀看人數超萬,這一數據在明星直播生態中還算亮眼。根據星數統計,近期在淘寶平臺進行直播的明星中,在高偉光直播間進行的《深夜嘉年華》觀看人數僅次于頭部主播李湘。此外,該場直播共上架商品件,銷售額達萬。相比前輩李湘、林依輪等人,嘉行直播團的帶貨成績只能算差強人意。不過,近元客單價(顧客平均購買商品的金額)遠高于其他明星,帶貨潛力值得期待。為了更好適應新的職業領域,不少明星直播帶貨背后都會有專業的M機構操盤,比如汪涵、吉杰背后有銀河眾星,李靜、林依輪背后有謙尋。部分擁有藝人資源的影視公司,例如慈文傳媒、華誼兄弟、歡瑞世紀、萬達電影、奧飛娛樂等,甚至開始“自建”M。例如,歡瑞世紀月初在某招聘網站發布招聘M部門總監的信息,崗位職責包括組建公司M業務團隊,負責直播等運營業務。?雖然明星經紀公司、影視公司和M機構的界限越來越模糊,但像嘉行這樣組團帶領藝人入場,創辦公司自有“直播綜藝”的,尚不多見。嘉行開辦“直播綜藝”,也是明星直播綜藝化趨勢的一個縮影。嘉行首場直播內容明顯比一般帶貨直播更為豐富,中間穿插著訪談、挑戰、深夜情話等綜藝環節,讓四位明星都能與粉絲進行互動,確實有些令人耳目一新的感覺。聯想到之前薇婭粉絲節直播被做成一場綜藝晚會、劉濤直播請來劉敏濤一起跳女團舞,經紀、影視公司的入局,或許會發揮自身的行業優勢,將直播帶貨綜藝化打造為明星直播間的主流玩法。除了綜藝化,影視公司們還對直播有更豐富的設想。月率先加入國內首家M專業委員會的慈文傳媒表示,簡單的直播帶貨并非慈文傳媒布局M的目標,如何將內容,例如短劇、微綜等與電商相結合,才是近期一直研究探尋的方向?;蛟S,不久之后粉絲就能在直播間看到明星的直播小劇場。當越來越多的明星、經紀公司、影視公司入局直播,明星直播帶貨,也許會慢慢地由商品營銷演化為另一種形式的內容消費。葉璇高調宣布退出明星帶貨也有“冷”跡象但明星和經紀公司們紛紛入局直播的同時,早期入局的葉璇卻已經宣布退出直播帶貨。月日,演員葉璇在直播中透露,自己將結束為期兩個月的直播帶貨。她表示這兩個月賺了點小錢,但還沒站兩次臺賺的多。作為較早一批開啟直播帶貨的明星之一,葉璇應該是帶貨成績中上游的主播。直播一個月后熱度在明星中排名第三,成交總額為萬,單場最高的成交額也有萬。然而,即便是葉璇,也沒能在明星直播帶貨領域殺出一條血路。星數整理了位明星近期直播銷售額,發現葉璇直播帶貨基本與大左、葉一茜屬于同一梯隊,從具體的銷售額上來看,一場、萬的直播銷售額為常態;吉杰的表現略優于三人,每場直播銷售額穩定在萬左右;而林依輪和李湘作為頭部的明星主播,每場帶貨量在萬以上,有時候甚至能夠達到上千萬。另外,從趨勢上來看,即便是頭部主播,也存在銷售額波動較為強烈的情況;而其他明星雖波動不大,但始終處于中等水平,上升勢頭并不明顯。知瓜數據顯示,月份行業榜中,僅李湘與林依輪進入可見,明星帶貨入局者甚眾,但從實際情況來看,成為頭部主播的只是少數。畢竟在直播領域內容,鏡頭之外決定選品、價格的供應鏈能力才是核心。顯然,明星們目前在這一方面優勢并不明顯。除了葉璇之外,明星帶貨的熱度已經顯現出不少退潮的蛛絲馬跡:主持人曹穎在抖音的帶貨首秀銷售額僅為萬;疫情期間因為直播受到關注的朱丹,已經近一個月沒有直播;陳赫首秀后賣出萬銷售額后,下一場直播時間遲遲未能敲定。明星直播折戟的背后原因尚不能一概而論,但對于明星來說,直播帶貨絕非是一件一本萬利的買賣。一方面,當明星效應在長期直播中逐漸衰弱,流量能否轉化為真實的帶貨力越來越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,明星的壓力可想而知,再加上付出和收獲遠遠無法與明星的本職工作比肩,葉璇或許是第一個高調宣布退出的明星,但絕不會是唯一一個。另一方面,明星還面臨著“本職工作”和直播業務沖突的隱患。自己苦心經營的人設存在被“銷售員”的角色所消解的風險,如何在直播帶貨中淘到金又不影響演藝或者演唱事業,需要明星在風口之下冷靜思考。當冰與火之歌同時奏響,的位即將“上車”的明星,勢必將明星帶貨推向前所未有的高潮。而這一波熱潮之后,明星直播帶貨要想繼續保溫,可能是品牌和明星需要同時操心的難題。


          国产区女主播在线观看